香港仍然是中國不可替代的金融門戶

自從《香港國家安全法》頒布以來,這座城市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雖然支持北京的骨灰級支持者稱讚這一發展是“勝利”,但他們可能並未完全把握香港對中國的不可替代的價值。畢竟,有一個原因是中國過去沒有試圖通過武力奪取對這座城市的控制權。

儘管僅佔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不到3%,但香港憑藉其無與倫比的機構優勢,一直在中國與世界其他地區之間的金融緩衝中一直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一方面,它把中國的資本引向世界。另一方面,它吸引了國際投資進入中國。如果沒有這個門戶,中國將面臨過多的資本外流和/或熱錢流入的風險,這兩者都會破壞中國經濟的穩定。對於美國而言,與新的冷戰無休無止。從經濟和戰略上來說,香港及其自身體係對於中國而言將變得比以往更加重要。

港元:遏制中國對美元的渴求

儘管經濟快速增長,但中國正在逐漸缺美元。國內外對美元的需求在增加,特別是在“一帶一路”倡議下為投資提供資金。同時,隨著中美貿易戰的升級以及供應鏈從中國遷出,供應正在萎縮。2018年3月,中國首次出現經常賬戶赤字。今天,中國的外匯儲備可能看起來巨大,但淨值約為1萬億美元(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減去2萬億美元的外債),僅是香港的兩倍。

香港在維持美元供應方面享有獨特的地位。其功能的核心是港元,在英國殖民時期建立的聯繫匯率制度下,美元與美元掛鉤。美元的強大信譽支持本地銀行廣泛發行和發行港元;反過來,港幣可以自由兌換美元,使港幣成為美元的可靠功能等值貨幣。港元的這種獨特地位促使香港在過去是英國殖民地的過程中發揮了金融中介的作用,現在被中國公司用來滿足其迫切需要美元來為海外發展提供資金的需求。

中國在香港獲得“美元等值”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讓中國公司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另一種是增加債務。由於美國限制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擺脫了奧巴馬政府的開放政策(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是那個時代的產物),因此,香港是美元緊businesses企業的天然避風港。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近年來,許多中國股票從國外返回香港以在香港進行“二次公開發行”(阿里巴巴也是其中之一),以及為什麼中國公司的美元債務規模持續上升。

整個操作幾乎類似於在香港“兌現現金”,並且很大程度上依賴港元與美元掛鉤。因此,聯繫匯率制度對中國甚至比對香港更有價值,必須由中國政府不惜一切代價加以保護。去年,儘管香港有大量外匯儲備,但中國人民銀行仍然向香港中央銀行借出了1000億美元,以穩定匯率。這一舉措保護了中國企業籌集的數万億美元資金,實際上是一項具有10倍回報率的投資。

這種“一國兩幣制”的模式使中國的金融穩定是其他國家無法比擬的。尤其是,這兩種貨幣都相當受歡迎-人民幣是交易第八大的貨幣,其次是港元,排在第九位,高於新西蘭元,韓元和新加坡元。即使華盛頓限制了中國的美元交易,中國也可以與外國企業進行港元交易,外國企業可以在香港自由地將其收入兌換成美元。這將使外國資金不斷流入,同時將中國對美元的敞口降至最低。

香港在人民幣國際化中的作用

從長遠來看,中國必須通過人民幣國際化來擺脫美元在世界上的支配地位。但是,諸如在上海或深圳開放人民幣交易之類的措施可能會導致“在岸人民幣”的價值急劇下跌。用升息來對抗貶值將給已經脆弱的房地產市場帶來壓力。

完美的解決方案是利用香港的“離岸人民幣”儲備。由於陸上和離岸泳池之間的受限交易而設立了防火牆,因此放開離岸人民幣的潛在危害不會擴散到中國大陸經濟。

中國正在積極發展的另一個前沿是其“數字人民幣”,它與私人發行的加密貨幣不同,是由中國中央銀行發行和控制的數字貨幣。其區塊鏈技術可實現可追溯性,並將有效防止資金外流,這是中國的首要國家安全問題。但是,如果中央銀行在香港分配數字人民幣,它將獲得更大的收益,例如擴大香港的離岸人民幣儲備;增加中國的外匯儲備(因為香港的金融機構需要用美元兌換數字人民幣);人民幣的國際化,例如通過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投資。

香港作為中國的質量控制中心

Luckin Coffee Inc.最近犯下的欺詐行為在國際上對中國的會計準則提出了質疑。這家中國大陸公司以提供可通過在線訂購快速交付的價格合理的咖啡而擾亂中國咖啡市場而聞名。在經營不到兩年之後,它與星巴克競爭,並於2019年5月在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然而,在今年年初,經過外部調查,該公司承認製造了超過四分之一的銷售額。

並非偶然的是,許多僅需要遵守中國大陸標準就可以在香港公開上市的中國公司,就更加努力地聘請香港公司進行合規和盡職調查工作–他們希望確保一切都做到了。國際標準以贏得外國投資者的信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email 是
support@ainfo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