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港龍 明日香港

國泰宣佈大裁員,當中埋藏了港龍航空執笠的故事。國泰全球裁減8500個職位,實際上裁員5900人。國泰為什麼選擇結束港龍呢?首先要看看香港的航空史。

國泰是英資公司,原本獨家擁有香港的航權。中英達成協議,香港在1997年回歸,商人曹光彪看到機會,於1985年創建港龍航空,要和國泰競爭,但最終鬥不過國泰,於2006年被國泰收購了。

市場上永遠有競爭者,其後海南航空又搞了兩家航空公司:一家是普通的航空公司香港航空,另一家是廉價航空公司香港快運,雙線與國泰和港龍競爭。故事不斷重演,近年海航出現經濟困難,最後將香港快運賣了給國泰。國泰整個集團形成一個國泰航空主要做國際線、港龍航空主要做內地線、香港快運做廉航的格局。如果沒有去年的黑暴事件和今年的新冠疫情,國泰這個佈局相當正常。三家公司互有分工,亦阻截了不同類型的競爭者入侵。

但香港接連遭遇兩場風暴的衝擊,航空業、尤其是在客運方面幾近完全停頓。國泰請求政府入股救助之後,就考慮如何應付未來一、兩年衝擊。問題就來了,究竟生意何時會恢復和哪種生意會恢復得比較快,成為關乎裁員開刀的關鍵考慮。香港快運是新成員,公司年青,成本應該是3家公司當中最低的,不是裁員的重點對象。最後國泰選擇一刀砍掉港龍,相信於與以業務前景估計有關。

在新冠疫情下,即使明年初開始可以大規模接種疫苗,但到明年今日,疫情能否完全平復呢?仍是一個很大的問號。若到時只能恢復到五成客運生意,對航空業仍然是一個很嚴峻的挑戰。如果要兩、三年之後才復常,以國泰集團月蝕15至20億元計,惟一的解決方法就是在節流方面深度開刀,第一刀便完全裁掉港龍,也是一個落刀很深的做法。當中除了對疫情的估計,也包含了內地和香港客流的評估。

目前中港人流減少,絕大的原因是疫情。但疫情過去,中港客流能否復常,仍是一個很大的疑問。由於去年的黑暴事件,已極大影響到內地遊客對來港的情緒。就算兩、三年之後,疫情完全消退,由於內地人來香港旅行的高潮,已經褪去,相關生意可能只能回復此前的七、八成。換句話說,主要做中港客運生意的港龍,復甦能力會慢過做國際線的國泰,先拿港龍開刀,是合理的選擇。不過,大家要留意的是,如今大裁員加減薪的只不過是第一刀,如果國泰的營運情況繼續不行,相信第二刀還會來。

航空業從來都是高薪人士聚集之地,翻開國泰集團2019年報,包括機師及機艙服務員,共有18257名飛行人員。當中有3360人的年薪超過100萬元,高過250萬年薪的高達1330人,空勤人員本來是一份筍工。由於公會的滲入,並且容易組織罷工,令到國泰的工資越來越高,但服務態度卻在轉差,本來已是臃腫低效的形態。

去年香港爆發暴力示威,黑暴其中一個焦點是要癱瘓機場,發動三罷。在工會組織之下,很多空勤人員響應。直到阿爺出狠招,要求所有飛經內地空域的空勤人員名單,都要事先交到內地審批,由於香港與內地空域非常接近,飛機每論是國際或內地線,一升空都幾乎必定經過中國空域,等於絕大部分香港空勤人員的名單都要經內地審批,所有參與違法示威、有刑事紀錄的,肯定都會被內地剔出准飛的名單之外。阿爺出招,一下子便把空勤人員搞三罷的勢頭壓了下來。當時職工盟想在機場範圍內發動集會,被機場拒絕,最後轉到中環集會,結果只有200、300人響應。

阿爺出狠招,才煞住香港空勤人員罷工的勢頭。回頭一看,這些攬炒行為,沒能炒低大陸,卻炒低了港龍航空。近6000個空勤人員丟掉了飯碗,疫情過去,也不等於他們可以重投這個行業。事過境遷,管理層可以將格局重整,招聘新入職的年青僱員,教導他們要接受香港航空業的現實,相信會比重聘舊員工容易。這不單止是薪金支出的問題,也有態度問題。

今日港龍,明日香港。香港這個芝麻一樣小的地方,如果不抱著個搶生意的求生態度,反而抱著一個趕生意的政治態度,一定無運行。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email 是
support@ainfomedia.com